文/楊輝 金宇航 夏萌穎圖/周巍 楊銳榮
  消防安全你我他
  5月5日,廣州市政府常務會議審議並通過了《廣州市城中村安全隱患整治三年行動計劃(2014-2016年)》,由各區政府、街道負責,3年預計投入超過100億整治304條城中村,改善600萬城中村居民安全環境。
  筆者近日回訪曾發生過奪命火災的城中村,發現大部分出事後的出租屋空置,無人敢租。而火災後城中村消防安全形勢依然嚴峻。
  天河城中村
  火災死人後 租客跑光光
  回顧:今年3月13日8時30分,天河區棠下城中村,西邊大街西2巷9號2樓發生液化石油氣泄漏爆炸火災,大門炸飛,屋內4名男子1人當場死亡。
  爆炸導致死了人,很多租客十分忌諱,第二天6層樓的租戶全搬走。目前該棟6層高的自建樓還沒有租戶敢住,說到西邊大街西2巷9號,街坊們都指指點點:“那是鬼屋,沒人敢靠近。”
  房東鐘漢恆在努力尋找租客,但原本能住滿22戶房間現在都空著。記者進入爆炸所在樓層看到,鐘漢恆花費2萬多元將自建房屋重新粉刷,炸飛的鐵門重新安裝了。一室一廳的房子600元/月,鮮有問津。
  不過鐘老伯已經開始註意消防安全問題了,他在一樓安裝了一個消防捲盤,“鋪水管、開水閥、舉噴頭”等動作也能一氣呵成。鐘伯表示,這都是爆炸後學的。但樓里其餘各層依然沒有消防設施,防盜網逃生口依然堵死。
  “等著村裡像冼村那樣改造。”鐘漢恆感慨。
  白雲城中村
  走過都很怕 沒人敢再租
  回顧:今年1月12日白雲棠景街道沙涌北的城中村凌晨發生大火,一家6口死於火災,消防人員搬出死者遺體時,周邊群眾看到一家6口人臉部漆黑。
  白雲區是廣州城區內城中村相對集中的區域之一,也是廣州火災重災區,去年廣州火災死亡22人,17個在白雲,而且都發生在城中村。消防人士感慨,白雲區火災亡人降到其他區水平,廣州火災死亡人數會少得多。
  7日記者回訪發現,火災後四個月,出租屋外一片漆黑火燒痕跡。出租屋用鐵鏈鎖起。室內一片狼藉,燒毀的物品提示著人們:這裡曾經住人。周邊租戶對該火災地唯恐避之不及。街坊們說,出租屋老闆無法聯繫,不知道電話。
  “這裡是鬼屋,氣氛跟周圍不一樣。人經過了都很怕。更不用說出租給人住。”街坊感慨,“重視消防安全很重要。不然損失大了。”
  大火後村裡依然電線亂拉,在空中擠成一團。不少居民在電線上晾曬濕透衣服。消防設施仍不完善,消防用水管網改造還未啟動。在村裡轉了一圈,無新增消防栓。為了防盜,居民均用厚厚的防盜網將出租屋封死。
  新市謝家南社街
  人走樓也空 房東同失蹤
  回顧:去年11月25日,新市棠涌謝家南社街火災,一對雙胞胎男孩火災中死亡。死者父母來自雷州,20歲出頭,孩子死亡重創年輕父母。火災後均搬離。
  背靠新市這個商業中心,租金價格低廉,位置又好,新市街棠涌謝家南社街是周邊外來工租房首選。記者回訪的時候,不少湖南籍的三輪車夫住在這裡,城中村才400元就可以有一房一廳,對於他們這樣的低收入人群很適合。“消防安全自然不能保證,住這裡就是因為便宜。”車夫們說。
  進入謝家南社街火災發生地,車夫們七嘴八舌向記者講起火災發生時的情景:火災發生後,租戶基本上都搬走了,不敢再住。樓上不少房子都空著的。房東也不知去向,難找到,屋外也沒有招租的啟事。
  謝家南社街路兩邊密密麻麻是出租屋,村中人為了出租,房屋都建到六層以上,大部分為後期加建結構,十分不牢固。出租屋握手樓包圍下,人通行的進出通道不到2米寬,而二樓以上部分房屋完全成了“親嘴樓”。
  廣州市政府
  重拳整治城中村安全
  廣州消防部門統計,2009年以來,“城中村”發生火災4132起,約占全市火災起數的57%,死亡61人,約占全市火災死亡人數的70%。火災後各村漠視消防問題比比皆是。記者嘗試聯繫火災高發白雲區以及天河宣傳部門,一聽要談消防安全,領導唯恐避之不及。
  廣州市建委主任侯永銓稱,廣州12個區有304條城中村住了600萬人,面積716平方公里,相當於新加坡。廣州城中村存在大量的“住改倉等場所,且消防站和消火栓等設施數量較少,嚴重威脅群眾安全。
  5月5日,廣州市政府常務會議審議並通過了《廣州市城中村安全隱患整治三年行動計劃(2014- 2016年)》,各區政府、街道負責,將投入超100億整治304條城中村。本月內每個區選擇3個火災隱患重的城中村作為試點上報市裡,6月底出台治理名單,棠下村出租屋房東鐘漢恆表示其歡迎政府改造。
  楊輝、金宇航、夏萌穎  (原標題:出租屋成奪命屋)
創作者介紹

傢具

ih32ihsps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